国标麻将规则|国标麻将怎么玩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紅衣教主披上戰袍

2019-08-20 14:26 | 作者: 劉哲銘

頭圖DSC_3135

無論是政企網絡安全還是家庭場景,市場已有既定的規則與玩法,但周鴻祎又嘗試著做了一次顛覆者。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王芳潔   圖片來源丨被訪者

 

危機四伏。第一重在紅衣教主的眼里。

2017年5月,勒索式病毒“WannaCry”席卷了150多個國家,讓超30多萬用戶中招,國內某些高校、交通網絡均受影響。2019年8月19日上午,在第七屆互聯網安全大會(ISC 2019)上,周鴻祎把這個案例稱為網絡戰的預演,為臺下的觀眾再次描繪了一個危機四潛的網絡空間。

在耀眼綠色大字PPT切換過程中,記者隔壁一位胖哥哥垂下頭默默地百度上了網絡戰。“WannaCry”這個在周鴻祎眼中是美國網絡武器庫里廢棄的“二流武器”,被“三流毛賊”偷來,寫了段“四流的代碼”的病毒被賦予了另外的“恐懼”意義。

最近一年周鴻祎又開始頻頻地出現在公眾面前,他像一卷不停向前滾動的磁帶,有聲的一面是不斷切換的場地和觀眾,默聲的一面則是不變的主旨:一個需要360的網絡潛伏戰時代已經到來。

在這個時代,企業的網絡安全問題發生了很多變化——對手變了、對象變了、手段變了、假設變了,傳統通過不斷購買更多安全軟件,來構筑馬奇諾防線的技巧已經失效了:“今天我們面對的不是小毛賊,而是國家背景的黑客部隊。關鍵基礎設施首當其沖,成為網絡戰攻擊的首要對象。而且攻擊的方式以高級持續性威脅為主,長期潛伏,一層層滲透到網絡的核心層,防不勝防。”

第二重危機在別人審視360的目光里。

2019年4月,周鴻祎與老朋友齊向東分家之事甚囂塵上。在將360商標收回后,東興證券的研究員分析道:在奇安信股權轉讓完后,公司進入政企市場,會大規模投入to B、to G。但B端、G端市場已有自身的復雜性、成熟度和運作規律,綠盟科技、啟明星辰等企業早已盤踞市場一角。

在政企安全市場,360幾乎脫去了“網絡安全老大哥”的光環,成為一個后來者。就連周鴻祎自己都說:“比奇安信都要晚三年了,何況前面還有綠盟等一批老大哥呢。”

更何況,to B、to G市場里,需要企業有很強的服務意識和能力。在很多人看來,紅衣教主天生就不是給人服務的。2017年,一篇《人民懷念周鴻祎》中寫道:“也不要整天跟那些老板、領導搞在一起,要走進群眾、走進用戶,你天生就是to C的人設,而不是to B的人設。”

但周鴻祎下定決心,要走to B的路。當然,在當下的網絡安全市場中,這幾乎是唯一一條通往未來的道路。周鴻祎稱:“進軍企業安全要干點非360莫屬的事,我們為黨政軍企提供安全服務。我們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跡象,能抓到別人抓不到的攻擊軌跡。網絡安全這件事我們一直在做,只是最近把概念提升了一下。”在會后的群訪環節中,周鴻祎表示。

最近,一部關于哪吒的電影很火,某個瞬間,記者幾乎在周鴻祎的身上看到了哪吒的影子。一直以來,在網絡安全領域,他不就是在努力扮演那個除魔衛道的角色嗎?但在很多人眼里,他本人性格叛逆,不好相處,以至于故人離散。這樣的人,天生就不to B。

但是周鴻祎顯然不服。在ISC會議上,他幾乎表現出了一股“我命由己不由天”的決心。在網絡潛伏戰中,360要成為政企安全捍衛者的角色,當然,還要以它自己的方式。他似乎不屑于像騰訊那樣,一遍遍地澄清,公司并非沒有to B的基因,并且證明自己搞服務也很有一套。

對了,在ISC會議上,周鴻祎穿了一件紅色T恤,盡管在《中國企業家》的前幾次采訪中,他并不總是身著大紅。

紅衣教主披上了戰袍。

C92I4453

360版政企安全

在現場,一位安全領域的業內人士認為B端有一條金科玉律:企業、政府端,說到底是做服務,收服務費,其實是個拼人頭的生意。奇安信分家前的員工漲幅也驗證了這一說法,在短短幾年內,其從數百人擴充到6000人,貼近行業內的人稱這個數字近乎是啟明的兩倍。隨之而來的是愈發好看的營收數字。

但這種近身肉搏的方式并不是周鴻祎想要的。360做政企安全,打法不會是再復制一個奇安信。

他要用“大安全”的策略顛覆現有的行業規則。這三個字是周鴻祎2017年公開的集團戰略,自那以后逐漸成為360內部一套規則,而如今在會場外四處飄揚的口號“應對網絡戰、共建大生態、同筑大安全”也不斷映射著這一策略的重要地位。

具體說來,大安全有多層含義。第一點自然離不開伙伴和生態,和“老對手”雷軍一樣,老周也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實際上,在此前的一次公開采訪中,周鴻祎便表示要向雷軍學習,借鑒小米生態鏈模式中的閃光點,做安全生態。

這是現狀使然。目前中國網絡安全市場盤子并不太大,多家調研機構對2018年市場規模的預估在500億左右,這個數字不到云的八分之一。中國政府對于網絡安全的相關開支仍處于較低水平。一份行業報告顯示,美國政府2017年的IT安全開支預算為190億美元,占IT開支超過20%。類比中國,這一數字不超過5%。因此,只有靠大家一起做大蛋糕。老周曾說:“安全企業找360要大數據授權,360也能往外推薦產品,無論是奇安信,還是綠盟、啟明星辰的。”自然,這些合作的前提正如開場前宣傳片中一位嘉賓所言:基于利益共同點。

提前一周,ISC會上的另一環節“創新獨角獸-沙盒大賽”被360廣泛傳播,這場大賽將選出在B輪(包含B輪)以前,且項目創立年限不超5年的潛力選手。今年4月,周鴻祎就公開表示,未來360將通過投資的方式,投出50家甚至上百家安全公司,其中再培育10家上市公司。該比賽便是重要舉措之一。

安全行業鏈條較長,與云不同,“贏家通吃”的法則在這里通常很難奏效。通過不斷投資,360不僅能做大生態,還能“查漏補缺”。

冷板凳

“360未來的三個安全戰略,從國家社會的網絡安全到城市物理的世界安全,到家庭的人身安全,我們希望360能把安全做大,這也是大安全的第二個含義。”周鴻祎曾將大安全策略拆解為三個不同空間層次。言下之意,除了政企安全市場外,自身硬件平臺帶來的IoT家居市場也是其決心啃下的骨頭。

但在IoT領域不僅有小米當道,更有華為突進。對于小米而言,生態鏈企業的發展早已為其筑起了高墻。而華為在今年3月發布的2018年全年財報中提到,得益于智能手機在全球市場規模的提升,全場景智慧化生態布局取得突破。

與這兩者相比,沒有入口,也沒有碩大版圖的360怎么辦?周鴻祎依舊試圖通過安全掀翻桌子:360公司的IoT戰略不是要做小家電或者百貨店,而是提供智能安心生活的解決方案,讓家更有安全感。360家庭安全大腦要以云端大腦為IoT核心,使得發布的產品能形成家庭安全大腦。

因此,在未來360集中投資研發的領域中,360安全大腦順理成章地成為重要領域。周鴻祎在會場上宣布要輸出安全大腦的分析技術,幫助企業和生態伙伴建立其自身的網絡安全大腦。另一領域則是安全大數據,360吃下政企市場的核心優勢之一。據周鴻祎介紹,目前360的大數據量已有180億樣本、22萬億日志、80億域名信息。

一直以來,360雖以安全作為公司標簽,但實際上核心收入以互聯網廣告及服務為主。在借殼A股時,360便因沒有更為廣泛、有營收能力的安全業務而被質疑。成立十多年里,360的業務線不斷擴充,從免費殺毒軟件到手機再到IoT平臺的各類硬件,但在復雜的業務線中,網絡安全主線卻從未帶來足夠的收益。

2019年4月15日晚,360發布2018年度報告。財報顯示,360實現營業收入131.2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28%。與超出預期的營收相比,其股價著實顯得有些不好看。過去一年里,360市值下跌幅度超過了1000億元。有人認為這是因為360目前的業務已經喪失了想象空間。

顯然,周鴻祎不同意這種說法,在他眼中,每年從互聯網收入當中抽出預算反哺安全業務,這種模式早被外界認可。網絡安全需要大量資本投入去支撐其發展所需的人才、技術儲備,如果沒有廣告、游戲等現有業務支持,安全業務發展將淪為紙上談兵。

未來,安全業務變現也并非難事。周鴻祎表示,此前C端無法變現是因為采取的是免費模式,但目前面向B端、G端,只要360真正解決了問題,這里面一定有商業回報。IDC中國區副總裁武連峰在現場公布的數據也驗證了未來的安全市場空間:到2022年,中國IT安全市場規模預計將達138億美元。

_ANG6501

但短期來看,安全市場“油水”不多。360須得熬過一段安靜的投入期,才有機會在財報上看到回報。周鴻祎似乎也預料到了這一點,在內部信中寫道“做安全就要有坐冷板凳的精神”。

顛覆者

事實上,周鴻祎對B端業務的重視并不是始于最近出來頻頻宣講的一年。2017年那篇《人民懷念周鴻祎》便提到:“聽說你過去兩年主要忙著做to B的業務,客戶積累了上百萬家,其中不乏大公司、軍隊、公安等核心客戶。”

再往前追溯則是在2015年,周鴻祎啟動了360的退市回歸進程,回歸A股。這是基于周鴻祎當時對360公司發展的重要判斷:“我們做了退市,變成了一個內資的公司。到今天中美關系走到這一步,很多人才明白過來360的先見之明。我們的身份問題解決之后,才能真正為國家承擔抵御國外網絡攻擊的職責,如果我還是美國上市公司,不可能做這一件事情。”

但對大多數人而言,to B不是周鴻祎的人設。但周鴻祎不這樣認為。在演講接近尾聲時,周鴻祎打出了賦能客戶、服務客戶的口號,在他眼里,要解決網絡戰問題,不僅要共建分布式安全大腦、分享威脅情報和知識庫,還要服務客戶、賦能客戶。

周鴻祎的底氣或許來自于他在既定的規則和玩法前,總試圖通過創新去不斷改變既有法則。從互聯網第一口水戰,到改變互聯網格局的3Q大戰;從對殺毒軟件付費模式的改變再到360赴美上市,一路劍走偏鋒。

有了“舍我其誰、非我莫屬”的信心和具體的戰略,誰來真正落到實地呢?靠老周一個人肯定不行。有前員工曾評論說,公司對一些明顯不行的短期項目,太過看好看重,但對一些有潛力的項目,又重視不夠。周鴻祎承認曾經錯失機會,但他并不懷疑自己的判斷力,導致這種局面的原因在于“一直沒有找到很合適的二號位能幫助我把戰略很好地分解”。

在經歷了頻繁分手后,周鴻祎也在重新探索思路:“把公司的業務分置處理,在每個地方去培養它獨立的一號位團隊,培養獨立的二號位團隊。從這個角度,我們對二號位的要求就降低了。”在探索安全方面的投資和生態構建時,周鴻祎也打算用這種模式。

過去一年,除了要斷理“家務事”外,周鴻祎還面臨許多外憂,比如對360市值走低的爭議,“下一個賈躍亭”的懷疑。但對于斗志昂揚的老周來說,這些都不算大問題,畢竟在互聯網創業者中,他是一名“馬拉松選手”。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国标麻将规则 欢乐生肖开奖规律计划 2019六肖十二码期期准 摩卡在线娱乐打造全球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 11选5计划软件安卓版下载 黑龙江时时财神票 北京pk开奖记录手机版 江西时时一天开奖 澳门21点规则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