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标麻将规则|国标麻将怎么玩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訂閱
未完成

貨架上的網易考拉

2019-08-19 13:48 | 作者: 程璐, 劉哲銘

14考拉阿里

在這次的收購傳聞中,究竟誰是利益方還很難說,可以肯定的是,交易如若落定,跨境電商的市場格局將就此改變。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劉哲銘   編輯丨李薇   頭圖攝影丨高婧婧

 

一切來得太突然。

8月13日,媒體援引匿名投資人士消息稱,網易考拉正在進行融資,接觸了包括阿里巴巴、拼多多等電商平臺。隨后,又有消息顯示,阿里和網易考拉談判已經接近尾聲,預計收購價格在幾十億美元,收購完成后,阿里旗下天貓國際將和網易考拉進行融合。

官方的態度是第一時間予以否認。針對市場傳言,阿里巴巴及網易官方均回復《中國企業家》記者稱“對市場謠言傳聞不予置評”,拼多多方面則對投資的說法回應“并不知情”。

一位阿里內部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阿里投資網易考拉一事并非空穴來風,雙方的談判已經到了溝通層級的階段。交易后,網易考拉或將面臨一定數量的裁員,留下來的員工則將可能經歷降薪及試用期考核等。

網易考拉一名內部員工對《中國企業家》表示,他也是通過新聞才了解到網易考拉可能被阿里收購的消息,目前公司內部業務平穩,基本沒有什么變化,大家還都在為即將要到來的“818大促”做準備。

針對外部傳聞稱“網易考拉在近期增加了內部轉崗計劃”,這名網易考拉內部員工透露,今年以來網易就一直主推內部轉崗制,基本每個月都會有轉崗發出來,在內部被稱為“Y計劃”,而網易考拉裁員也沒有傳聞中所說的那么多,主動離職的員工不少,但部門也在持續招人。

就在半年前,網易考拉也曾因并購傳聞站在輿論中心,只不過,那一次它的身份是買方。

今年2月,網易考拉傳出有意收購亞馬遜中國的海外購業務,但此后雙方再未公布進一步的合作進展,反而等來的是網易考拉成為交易標的的消息。

作為網易的兩個主要電商平臺之一,網易考拉在2015年1月上線,是以跨境業務為主的綜合型電商平臺,被網易創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看作網易的未來。

丁磊曾在網易考拉2016年舉行的首次發布會上宣稱:“希望未來三到五年,考拉海購可以達到500億~1000億元的市場規模,在電商領域再造一個網易。”考拉海購CEO張蕾當時也強調,網易考拉是網易未來三到五年的集團戰略。

丁磊為什么要賣掉他如此看重的網易考拉?

考拉失速

1997年,丁磊創辦網易。從創辦到納斯達克上市,丁磊僅用了三年時間。2003年,32歲的丁磊成為中國首富。網易由搜索起家,成名于門戶,如今靠著游戲業務在支撐。隨著互聯網平臺的擴張,丁磊一直想打進電商平臺。

14丁磊 史小兵

丁磊。攝影:史小兵

網易考拉同網易嚴選是網易旗下兩大電商平臺,這幾年一直被丁磊寄予厚望。早在2016年,丁磊就曾對外表示,要通過網易考拉、網易嚴選等電商業務,花三到五年時間再造一個網易。

在網易游戲業務增加乏力的背景下,網易考拉更多承擔的是網易整體營收增長引擎的角色。但長期以來,發展迅速的網易考拉卻一直未能盈利,電商業務依靠集團輸血。

8月8日,網易集團發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其電商業務凈營收為52.4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0.2%,電商業務在網易總營收中的占比,也由2018年的26.8%擴大到2019年第二季度的27.95%,當之無愧成為網易的營收增長驅動力。

此外,網易電商業務開始強調“盈利造血”指標的毛利率,2019年第二季度網易電商的毛利率改善至10.9%,高于上個季度的10.2%,庫存及人效問題均有所改善。

早在今年初的財報會議上,網易就宣布,2019年電商的重點是,保持增長和毛利平衡,不盲目燒錢,不追求用高虧損換高增速。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后的電話會議上,網易CFO楊昭烜同樣表示,進入2019年,電商會更加審慎地在增速和利潤之間保持平衡,而不是以追求更快的收入增長,來破壞這種平衡,這不在網易的DNA中。

這句話的背景是,網易電商正在告別高增長時代,其電商收入增速已經迎來連續第七個季度的下降,從2018年第三季度到最新的2019年第二季度,網易電商的同比增速呈現出從67.2%、44%、28%到20%的遞減趨勢。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中,網易重點強調了網易考拉和網易嚴選的銷量增加、采購、運營效率的提升,還釋放了網易考拉在供應鏈、品牌化、精細化甚至內容化等方面努力的積極信號。

而對于外部融資,早在2017年楊昭烜就曾表示,電商業務對引入外部戰略投資持開放態度,歡迎任何戰略合作伙伴,并在適當的時候,會考慮引入外部戰略股東。

四年持續輸血

盡管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亮眼,但在外界看來,網易出售電商業務一直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多位業內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相比網易考拉,更看好網易嚴選的模式。作為網易的自有品牌,網易嚴選的毛利潤率更高,也更有可能先跑通,而短期內網易考拉還將投入巨大,持續輸血對網易來說,是件壓力不小的事情。

網易考拉以重資產的自營模式為主,配套保稅倉模式,對物流及倉儲體系的要求極高,內部成本消耗巨大。與國內零售不同的是,跨境商品很難有賬期,因此網易考拉還面臨著賬期及庫存壓力。在外部與天貓國際等對手的競爭中,網易考拉則需不斷壓低毛利率獲取價格優勢。

因此,從投入產出的角度來看,網易考拉貨品毛利率不夠高,使其最終規模化能獲得的利潤也相對較低。

一位長期關注二級市場的投資人告訴《中國企業家》,即使網易考拉長線有可能做起來,但時間線也會拉得相當長,而主營業務為游戲的網易如果找不到新“爆款”,反而重頭投入電商,存在一定風險性,畢竟資本市場不會一直陪著網易“流血”。

除了需要長期輸血,商品真假及檢驗問題也都是跨境電商領域的痛點,網易考拉至今爭議不斷。

2019年1月,網易考拉陷入“真假‘加拿大鵝’事件”。當時,一名消費者投訴在網易考拉買到的“加拿大鵝”品牌羽絨服疑似假貨,隨后歷時三個月,反復多次鑒定后才有了結果,杭州市濱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表示,網易考拉所售的“加拿大鵝”羽絨服最終檢測結果是正品。

2019年3月,化妝品公司雅詩蘭黛訴網易考拉侵害旗下“M·A·C”商標權事件,并索賠120萬元。事實上,雙方早有糾葛,2018年2月,中消協采用雅詩蘭黛中國總代理的鑒定報告顯示,網易考拉自營所售的雅詩蘭黛“小棕瓶”為假貨,隨后網易考拉將中消協、雅詩蘭黛等起訴至法院;同年7月,雅詩蘭黛對網易考拉提出了反訴。

網易考拉是否侵權尚無定論,但事件以網易考拉撤訴暫告一段落,同時網易考拉承諾,將虛心接受中消協等監管部門的監督。

考拉和天貓能否和諧?

對于一家22歲的老牌中國互聯網公司來說,網易電商業務才生長了不過短短四年,丁磊的電商情結何處安放,未來的電商格局又將如何發展?

可以肯定的是,交易如若落定,跨境電商的市場格局將就此改變。

對阿里而言,如果達成此番收購,阿里將在跨境電商領域占據絕對的龍頭地位。據此前艾媒咨詢發布的《2019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市場研究報告》顯示,網易考拉以27.7%的市場份額排名首位,天貓國際以25.1%市場份額位列其后,兩者市場份額相加將達到52.8%。

此外,網易考拉具有一定的入口價值,其較為成熟的保稅倉和供應鏈體系則能給阿里補充資源、提高基礎設施能力。

目前,網易考拉已在原有的15個跨境綜合試驗區和試點城市中的絕大多數進行了倉網布局,保稅倉面積超過100萬平方米;在供應鏈體系,網易考拉已經與全球近千家品牌商和服務商達成了合作關系,網易考拉擅長的母嬰品類能與天貓的美妝品類形成優勢互補。

過去幾年,阿里巴巴提升了對海外電商的重視程度,通過速賣通、天貓國際和投資的Lazada和Daraz等電商平臺廣泛布局。

但一位接近阿里的人士對記者表達了疑慮,傳聞中的20億美元花得不一定值,因為阿里的國際體系已足夠豐滿,跟天貓整體相比,網易考拉的200億交易規模價值不大。在模式方面,網易考拉和阿里也不盡相同,雙方的模式沖突,或會影響現在的平臺模式。

天貓國際與淘寶一脈相承,以平臺開放為主,但在跨境領域,供應鏈與國內不同,相對更碎片化,國家多、企業多、參與的角色也多、品類更多,所以如果都采用開放平臺,對顧客的服務很難做到標準化,尤其在品控方面,開放平臺遠不如自營。

收購傳聞或許透露了日漸龐大的阿里依然期待著持續增長。2018年“雙十一”當日,天貓的成交額同比2017年增長了26.9%,但這個數字在2013年則是83.2%,增速逐年放緩已是不爭的事實。

在此背景下,通過收購跨境電商平臺獲得長尾流量不失為明智之舉。

另據《晚點LatePost》報道,某投資人將此次收購稱為防御性收購,為避免拼多多收購網易考拉。在此次傳聞中,拼多多也早與網易考拉內部有溝通交流,但最終交易沒有談攏。

接近阿里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從形象及品類升級的角度考慮,其實拼多多更需要網易考拉,而且馬云和丁磊過去的私交關系一般,丁磊又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資人,雙方因此可能有所接觸。

拼多多創始人黃崢與丁磊淵源頗深。

2002年,因為看到黃崢在網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丁磊主動找到了黃崢,希望黃崢幫忙解決一個技術問題。問題解決后,得知黃崢即將赴美留學,丁磊向黃崢介紹了已實現財務自由而移居美國的“步步高之父”段永平,徹底改變了黃崢的人生軌跡。

面對這樣的潛在可能性,阿里若收購網易考拉,便可避免其他對手的抱團合作,對跨境電商乃至整個電商格局產生威脅。

無論是網易考拉還是天貓,都和動物有關。網易考拉的命名主要從考拉熊天性慵懶的特性出發,丁磊希望網易考拉可以“讓用戶賴在家中就能買到海外最流行的商品”;馬云這樣解釋天貓:貓有九條命,輸了再來過,還能扛下去。

樹袋熊和天貓能否一起愉快地玩耍?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周夫榮

《中國企業家》記者

国标麻将规则 广东11选5全天免费人工计划 重庆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龙虎玩法 如意注册网址 澳门赌桌21点规则 前二组选包胆玩法规则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后二组选包胆怎么玩 不限ip多账号送彩金 开时时彩平台